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聚
 
  傅子玄抓紧缰绳,缓缓地停在了一处客栈。

  连着赶路两天,已经入了境,他决定休息一下,再继续出发,不出三日,他便能抵达天司芏。

  将马牵进了马棚,他走进客栈,掏出钱袋子,淡淡道:“来一件上房。”

  “好嘞,这就安排!客官需要吃点东西嘛?小店刚刚出锅一些吃食,不如休息休息?”掌柜的笑眯眯的收过银子。

  傅子玄点点头:“好。”

  说完,他走到后面大厅,找了一处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

  掌柜的对小二挥挥手,让他快些去准备。

  正直上午,住在客栈的人都起来用早膳了,大堂里还是不少人。

  傅子玄点点头,当作谢过,小二上了壶清茶。

  他喝了一口,静静的等着,大堂里的人的声音也渐渐传入傅子玄的耳朵。

  “你听说了没,天司芏封城了。”

  “真假,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消息都模模糊糊的,好像是和皇室有关系。”

  “皇室?最近不是新封了一个郡主吗,不会和她有关系吧?”

  “难说啊,不过你知不知道这位珑熙郡主的来历啊?”

  “怎么说,她不是澜誉王爷的嫡女吗?”

  “害,若是嫡女的话为何如今才封号?澜誉王爷可是如今陛下唯一的王叔,地位尊贵,岂会如此怠慢他的嫡女?”

  “也是啊,那怎么说,私生女?”

  “小点声,我给你说啊,我听说她是澜誉王爷流落在外的女儿,最近才回天司芏的。”

  “啊,真假?!”

  “过来过来,再和你说个事,我在天司芏可是有朋友在的,他和我说,这位郡主刚刚到大吉的时候,还怀着孕呢!”

  “啊!”

  “小点声!”

  “诶诶诶,可是有夫君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了,不过最多就是个未婚先育罢了!”

  傅子玄抬眼。

  他现在确信了他们口中的人是南乐安。

  怀着孕,刚刚抵达大吉,还是澜誉王爷的失散多年的女儿。

  他想起乐安曾经和他说过的事,南启壬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原来她的亲生父亲是澜誉。

  “客官,这是刚刚出炉的包子,以及南瓜粥,您可还需要些别的?”小二满脸笑容。

  傅子玄迟疑了一下:“你可知道天司芏封城的消息?”

  小二点点头:“知道呀,昨日就封了,闹的可大了,听说是出人命了,陛下在彻查呢!”

  傅子玄眯了眯眼:“出人命?”

  小二左顾右盼了一眼,弯下腰,小声道:“客官您还真是问对人了,昨日我正好是最后一个出城的人,多少知道一些。”

  傅子玄点点头:“你说。”

  小二又压低声音:“听说是新郡主出事了,以及澜誉王爷也出事了,不过具体的事情,小的也无法知道了。”

  傅子玄猛的抬头。

  “你说什么?”

  小二挠了挠头:“新郡主和澜誉王爷....”

  傅子玄拿过桌上的剑,起身就往外走。

  “客官!客官!你还住不住了啊!”

  小二满脸疑惑,他挠了挠头,看了看桌上的吃食。

  -

  姜兰舟叹了口气,他摩挲着桌上的茶碗,静静的等着管家去叫姜凤羽。

  正当他思考如何组织语言的时候,姜凤羽走了进来,他抬头看过去,一愣。

  姜凤羽脸上面无表情,姜兰舟皱了皱眉。

  他知道了。

  姜凤羽走过来,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许久,姜兰舟叹了口气:“你知道了。”

  姜凤羽嗯了一声:“传的沸沸扬扬,不知道很难。”

  姜兰舟揉了揉鼻梁,他道:“王叔的...已经妥善好了,凶手已经全力去抓了,天司芏已经封城,不会让他跑了的。”

  姜凤羽抬头:“乐安姐她....”

  姜兰舟一愣,随即道:“被抓走了,应该是同一批人,还无音讯。”

  姜凤羽低下头,良久,他又抬头:“我知道了,我一会带人出去找,天司芏就这么大,不会没影了的。”

  姜兰舟站起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姜凤羽的肩:“你是个好孩子。”

  -

  三日后。

  姜兰舟眼下黑眼圈一片,他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的肖肖和夏夏,胖乎乎的小手臂挥舞着,咯咯的笑着。

  东连香道:“还是没消息吗?”

  姜兰舟摇摇头。

  东连香叹了口气:“你也别太累了,交给我们来找就好,现在凤羽也和我们一起,你毕竟国事操劳,大吉可不能缺了你。”

  姜兰舟笑了笑,点点头。

  二蓝兴冲冲的跑进院子,抓住卫景,气喘吁吁道:“你知道谁来了吗!”

  卫景白了他一眼:“谁啊?”

  二蓝惊喜道:“是陛下,不是,是傅公子!”

  卫景一愣,他忙问:“在哪?”

  “在后面,我先跑回来了,这不先跟大家说一声吗!”二蓝说完,就火速往屋子里跑去,边跑边吆喝:“大家伙们!傅公子来了!傅公子到了!”

  东连香和封司一愣,忙站起来:“他在哪呢?”

  二蓝气喘吁吁:“前些日子陛下不是托我去城门口吗,今日他总算到了,然后我就先跑回来和大家说,他应该已经到府邸了!”

  说完,傅子玄穿过回廊,出现在院子。

  卫景忙迎上前:“傅公子!”

  傅子玄没说话,他面色阴沉,走进屋子,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本来的火气稍微收敛了一番,他寒声道:“乐安在哪里。”

  几人面面相觑。

  封司叹了口气,他率先开口:“乐安被人抓走了。”

  傅子玄拳头微微握紧,他怒道:“抓走了,是封城那日抓走的吗,为何还没找的!”

  东连香忙道:“你先别急,天司芏比我们想象的难找,现在不必担心他们出城,乐安也没有任何消息,这就是最好的消息,他们一定不会简简单单杀了乐安的!”

  傅子玄闭上眼,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哇——”

  众人一愣。

  傅子玄缓缓的看过去,双眼一愣。

  映入眼帘的,便是两个小小的孩子。

  东连香松了一口气,她走过去,将小推车推过来。

  “你先别着急,我们慢慢给你说,这是...肖肖和夏夏,是个哥哥和妹妹,已经一个月了,你要不要....抱抱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