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一百二十章 到底是什么目的
 
  一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傅子玄愣神的站在原地,直到东连香小心的抱着肖肖走了过来,又使了使眼色让封司抱着夏夏过来。

  封司和东连香一左一右,站在傅子玄身前,傅子玄盯着两个小糯米团子。

  肖肖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他挥舞着小小的手臂,面上没什么表情。

  倒是夏夏眨巴眨巴眼睛,咯咯笑出来,她握了握拳头,咿呀咿呀的叫着。

  东连香笑了,她分别介绍着:“这个是肖肖,是哥哥,封司抱着的是夏夏,是妹妹。”

  半晌,傅子玄仿佛才慢慢消化了这件事情,他手部动作机械的抬起,准确的,冲着夏夏去了。

  东连香眨眨眼,无奈。

  果然,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

  傅子玄小心翼翼的接过夏夏,面色柔和起来,他看着视线中可爱精致的小人儿,一时间心软了。

  东连香见他脾气收了,忙杨扬下巴让姜兰舟等人先离开,只留下她和封司,几个人坐下,东连香边找看着肖肖,边组织语言,缓缓开口。

  “三日前的清晨,我同乐安去天司茶楼,要去见乐安的亲生父亲——澜誉王爷。姜兰舟已经在茶楼等着,我在楼下候着,姜兰舟送乐安上了二楼,岂料在他们约好的雅间隔壁,早早藏着一个蒙面人,姜兰舟来不及反应,乐安...就被劫持了。”

  东连香抬头看了一眼傅子玄。

  继续:“等姜兰舟追过去的时候,那人扔下烟雾弹,带着乐安跳窗跑了。我们几个留下来去找澜誉王爷的时候.....”东连香一顿,眼前又浮现出那一幕,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死了。”

  傅子玄眉毛一跳。

  “死了?”

  封司点点头:“应该是在他们去之前,就已经被人暗算了,等我们看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傅子玄紧紧皱起了眉头。

  杀了澜誉王爷,又劫持走乐安。

  看来是详细知道那一天状况的人,并且和乐安有深仇大恨。

  他抬头,望向两人:“可有猜测?”

  二人对视一眼,东连香率先道:“秦少则。”

  傅子玄点点头。

  他也如此想。

  荆州之战过去后,秦少则失踪,其余的人死的死,抓得抓,唯独叫秦少则跑了。

  因为此时,秦少则在中古被除名,他身败名裂,肯定红了眼,戳个鱼死网破。

  傅子玄闭了闭眼,叹了口气。

  “搜了三天都毫无讯息?”傅子玄皱眉道。

  东连香摇摇头,她道:“事情一出,姜兰舟就下令封城,所以他们肯定还在天司芏....”

  “不一定。”傅子玄摇摇头,他抱着夏夏站了起来。

  “天司芏就这么大,搜查三日都毫无因果,那一定是不在天司芏了,你们的方向错了。”傅子玄淡淡道。

  东连香一愣,站起来,当即否决:“不可能。天司茶楼在天司芏中心,定不可能在下令封城前离开天司芏的!”

  傅子玄顿了顿,他抬眸:“他既然要抓人,一定会有详细的计划,留在天司芏就是四面楚歌,他不可能如此。”说完,他偏了偏头:“卫景。”

  “属下在。”卫景跑进来。

  “你去告诉姜兰舟一声,叫他撤了封城令吧,另外,我要问他借一些人,叫他去查一下天司芏外的小城市,越小越好。”傅子玄冷静的吩咐着。

  卫景低了低头:“是,这就去!”

  傅子玄转过头,看到东连香失魂落魄的神情,叹了口气,道:“接下来的日子,还需要你帮忙照看...肖肖和夏夏,等找到乐安,一定重谢。”

  东连香苦笑:“不必如此,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

  傅子玄点点头,又对着封司微微点头,继而转身离开。

  -

  傅子玄的到来,改变了天司芏整体的状态。

  封城令取消,天司芏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不明所以的百姓们又恢复了生机勃勃的日常生活,零零散散的八卦气息还是照样流传在街坊茶楼中。

  只有上层人员,还在紧张的地毯式搜索。

  姜兰舟听了傅子玄的建议,直接让凭阳带人出天司芏,四周的小城盘问搜查,终于在第六天的时候,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傅子玄坐在简陋的木椅上,抬眸,问道:“你确定,七日前这里来了几个奇奇怪怪的人?”

  那人是个老城民了,郁闽城的老骨头了,他揉了揉光秃秃的脑袋,点点头:“确认啊,我可是这的老人了,城里什么人我没见过,他们几个啊,清晨鬼鬼祟祟的进了城,我还听他们说,要去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呢!”

  傅子玄眯了眯眼,看了一眼老城民的模样,揉了揉鼻梁,挥了挥手。

  卫景将人带走,凭阳走上来,客气道:“傅公子,可有什么问题?”

  傅子玄站起来,拍了拍衣袖:“我们暴露了,那人不是这的老城民,习过武,你出去帮一下卫景,他可能摆不平,别让他跑了,直接杀了。”

  凭阳一愣,他随即跑出去,就看到卫景和那人已经打起来了。

  凭阳拍了拍脑瓜子,奔了上去。

  -

  回了天司芏,傅子玄要了来了一张大吉地图,他坐在桌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到底会去哪里。

  秦少则对大吉不了解,但是却熟悉离开天司芏的小路暗道,并且有人接应,那一定不止他一个人,一定还有一个对大吉熟悉的帮手。

  且不说那个人谁是谁,他现在竟然想不到秦少则的目的。

  如果是为了泄愤,完完全全可以直接杀了乐安,将她....可是已经七日过去,还是毫无音讯,这一点他大可放心。

  若是秦少则的矛头是他,抓乐安是为了威胁他,以此达到一些目的,可是他们在大吉土地上,如何才能做到威胁他呢?

  前些日子乐安身份曝光,但是外界都无从得知珑熙郡主是大缕的南乐安,他们通过某种途径得到了这个消息,杀了澜誉王爷,抓走南乐安,目的到底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