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校花的失忆特工 > 第十一章 军训
 
 “还是不要了吧...”嬴荡想了想说道:“我听人说,早恋不好...”

  “扑哧~”夏芷兮听到嬴荡这么说顿时笑了:“你都多大了,还早恋?”

  “十八...”嬴荡羞涩的说道。

  “能不能正经点。”夏芷兮白了他一眼说道:“我都二十岁了,你看起明显比我大好吧。”

  “呃...”嬴荡摸了摸自己的老脸,略有些感伤的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的。”夏芷兮温柔的望着嬴荡说道:“我喜欢你,跟你是谁没关系,跟你多大没关系。”

  “谢谢你这么说。”嬴荡望了一眼夏芷兮:“我不能和你承诺什么,但我保证,我一定不会伤害你。”

  “你已经伤害我了...”夏芷兮幽怨的说道:“都怪你,这下不知道曹苪涵她们怎么笑话我呢。”

  “对不起。”嬴荡一脸歉意的说道:“走吧,他们应该还在那里,我们去找他们吧。顺便告诉他们,我们的事情。”

  当两人手牵手走到几人面前的时候,气氛就有些旖旎了。

  当室友们听说,两人居然已经确立关系了之后。

  因为嬴荡成为众人当中第一个脱离单身协会的人,所以被狠狠的宰了他一顿。

  分别之后,嬴荡还宛如做梦一般,这,就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

  躺在宿舍的床上,嬴荡久久不能入睡。

  “浪哥,你能不能别笑了?”黄金叶三兄弟无奈的躺起身来看着嬴荡说道:“大半夜的,好渗人...”

  “呃,我笑了吗?”嬴荡茫然的问道。

  ............................................

  当凋零的树叶随着清凉的秋风,从眼前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在空中旋转起舞的时候,秋天的气息已被渲染的越来越浓烈。

  十月,已经来临。

  军训,即将开始。

  宽阔的操场上,人山人海。

  嬴荡随着众人一起罚站,一起跑步,一起练拳。

  每当众人累的气喘吁吁,嬴荡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时光飞逝,眼看着十月就要到底,军训就要结束了。

  这一天,众人都在操场上操练。

  突然,乌云遮天蔽日。空气也阴沉的可怕,轰隆隆的雷声夹杂着一道道闪电,在天空中咆哮着。

  怕是有一场暴雨,即将到来。

  就当教官们宣布解散的时候,

  嬴荡的头突然疼了起来,一幕幕景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鲜血,死人,枪声...

  好像是在执行什么任务一般,教官们很快便发现了嬴荡的异常。

  杀气,那是久经百战的铁血战士才能散发出的气息,死亡一般的气息。

  这家伙是什么人?教官们纷纷猜测。

  郝战国今天受邀来到SH医科大学观阅军训,嬴荡的异常很快便传到了他的耳中。

  郝战国快步走到嬴荡面前,看了看他的样子,便吩咐警卫员通知校务处,将嬴荡带到医务室。

  要说SH市的医疗技术在世界都名列前茅,其中的SH医科大学在SH市都属于佼佼者,自然不用去什么医院了。

  一番检查过后,医科大学的副院长对郝战国说道:“真是奇了怪了,这孩子的体质算是万中无一,气血十分充足,怕是问题出在脑部,不过,脑部是人类医学史上最难攻克的难题之一,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等他自己醒来了。”

  “辛苦你了,王院长。”郝战国点了点头对王院长说道,接着他对警卫员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单独看看这孩子。”

  众人出去之后,将门关上。

  郝战国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嬴荡,叹了口气:“唉,你这家伙总是让人不省心,无缘无故消失了那么些年,现在一现身居然变成这样。”

  看了看一边的病历,上面姓名栏里赫然写着嬴荡二字。

  郝战国不禁笑了,这家伙,现在居然叫这个名字。

  嬴荡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在一间怪异的金属屋子里,有几个人不停的在询问他,你愿意执行这个任务吗?

  他不答应,他们便对他用刑。

  嬴荡睁开眼,计划?什么计划?梦里的人是什么人?

  “你醒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入嬴荡的耳朵,嬴荡望了过去,一身军装的老人正微笑的看着他,肩上金黄色的肩章两佩镶红色边饰,肩章底版上缀有三枚星徽。

  是上将?嬴荡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词汇。

  “您是?”嬴荡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郝战国听到嬴荡这么说顿时有些生气:“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老夫吗?”

  “呃,不是的。”嬴荡赶忙解释道:“因为某些原因,我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嗯?真的?”郝战国半信半疑的说道。

  “比真金还真!”嬴荡回答道。

  郝战国顿时笑了:“你小子啊,失忆了还是这么油嘴滑舌,看来是本性。”

  “您能告诉我关于我的一些事吗?”嬴荡想了想开口问道。

  “不能。”郝战国说道:“因为某些机密条令。”

  “那我到底是什么人?总能告诉我吧?”嬴荡不死心的问道:“或者,可以说的,我都想知道。”

  郝战国摸了摸下巴:“你要是答应老夫一件事,老夫可以考虑考虑。”

  “你说!”嬴荡不假思索的说道,他太想知道关于自己的一切了。

  “都不像从前的你了。”郝战国看着一脸着急的嬴荡说道:“这也许是好事。”

  “你别上学了,来我这里吧。”郝战国开口道:“你是一个出色的战士,别埋没了你的天赋。”

  “不行!”嬴荡一听,顿时拒绝了。原来我是一个战士...怪不得...

  “别这么犟。”郝战国一皱眉:“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谁了吗?”

  “我不会离开这的。”嬴荡坚定的说道:“你不愿意告诉我的话,那我就自己查。”

  郝战国看着一脸坚定的嬴荡,知道希望不大,便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换种方法。你加入我这里,每个月只需要完成一件任务就行,不影响你上学。”

  “一个月一件,太多了...”嬴荡想了想说道:“一年一件!”

  “那不可能!”郝战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小子,别得寸进尺啊。”

  “那你何必限制我呢?”嬴荡说道。

  “那好!”郝战国说道:“既然这样,一年三件,只要我需要你,你就要马上到我这里报到。”

  “好。”嬴荡思索了一下,答应了。

  “很好,士兵。”郝战国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的证件一会就给你拿过来。”

  “现在可以说了吗?”嬴荡问道。

  “急什么!”郝战国一瞪眼:“你这家伙为什么叫嬴荡?”

  “因为一本护照。”嬴荡说道:“护照上有我的照片。”

  “哼,老夫觉得这名字倒是挺适合你的。”郝战国又坐了下来。

  “那我真名叫什么?”嬴荡迫不及待的问道。

  “哼,还真想让老夫给你解答啊,等会自己看。”郝战国说完,关上门出去了。

  “你还什么都没说呢!”嬴荡喊道:“你这个老匹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