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伪装绿茶 > 第119章 第119章
 
办公室井不算很大, 透明的玻璃窗外是一片绿植,瓦蓝色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摇曳,风吹过鼻翼间, 带着些许芳草气息,薄珣抬眼的瞬间,见着沉默的苏虞。

颇为好奇地为了句:“怎么不说话?”

苏虞井没有及时回应,直接上前将一堆文档递给了他。

他接过手后直接翻阅了起来,诧异开口:“天茂还要加投资额?”

“是这样的, 一早上我们投资部就在开会说这件事情,想说再追加几个亿, 看薄教授这边能否同意。”苏虞边按着薄珣的安排坐了下来。

而此时从实验室的玻璃窗已经扫到苏虞身影的任笙, 皱了皱眉。

最近几天总觉得薄珣有些魂不守舍的, 按理说实验项目都进展的挺顺利的, 自然不可能在这上面感到困扰,若非要提及,总觉得肯定是情感方面出了岔子。

思前想后, 给博旭进的母亲林雅岚发了条微信。

“天茂跟云天能源在投入资金这块其实也差不多了,不必要再追加投资了。”薄珣皱了皱眉, 算是驳回了个提议。

明明是个好机会, 而且整个实验投资的资金求多不求少的。

直接这样说放弃, 苏虞完全没想通。

“项目不是还缺资金吗?”

“暂时可以维持,况且未来的合作还有好几年, 以后再说吧。”这样的推脱也算是拒绝了, 苏虞叹了口气将另一份文件让薄珣签署。

“这是最后一笔款, 原本说签了追加投资就立刻拨款的,既然薄教授拒绝了,可能这笔金额没办法及时到账了。”

说来说去, 薄珣也听出了些许的威胁之意。

抿了抿嘴反问了句:“你希望我签吗?”

没曾想把话题抛回到她的身上,若是出于天茂的立场她肯定是希望薄珣能够把追加投资的合同给签了,这算是白给钱的好事儿,他不肯要,完全让人想不通。

“这不是双赢的事儿嘛?”苏虞反问了句。

对于薄珣而言,签了这笔追加投资,意味着天茂在未来的各方面的话语权要更胜一筹,从而削弱了云天能源的话语权,如若有任何意外,很可能对于整个实验项目的未来的发展多数意见要过多向天茂倾斜。

“你是怕被天茂给反将一军?”

薄珣嘴角微扬,瞧不出任何的情绪:“有时候合同是不能乱签的。”

为此两人不免僵持了会儿,而此时门却被敲开了,林雅岚身着长袖旗袍,头发盘起,脚踩着6厘米的高跟鞋出现在人面前,手里依旧拿水果篮子。

一看就是外人来拜访额的时候送得。

薄珣诧异:“妈?”

林雅岚根本没搭理儿子,直接上前将水果篮放在茶几上,伸手便拉住了苏虞的手,笑眯眯道:“这就是虞虞吧?”

“哦,阿姨啊。”苏虞立马反应过来这是薄珣的母亲。

距离上次开视频见面已经过去了好些时间了,两人加了微信其实也没聊些什么,若是当着面林雅岚的话还要多一些:“真巧啊。”说完这句场面话后,立马嘟囔道:“薄珣,不是答应妈妈带虞虞来咱们家玩的吗?”

“”

林雅岚也不觉得尴尬连忙问:“虞虞今天空吗?”

“还好。”

“还好就是有空,跟阿姨回家吃顿饭吧?”

“妈!”薄珣喊了声,试图制止这样的突兀的行为,然而林雅岚在得到任笙的线报后,才知道这俩人关系没什么进展,她儿子又是个闷葫芦,肯定不会追女孩子。

这事儿还得她这个妈亲自出马。

“阿姨,这样”

林雅岚嘟囔嘴,有些委屈:“虞虞是不愿意吗?”

人家长辈都这样委曲求全了,她断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没有不愿意。”

“妈,我们在谈公事。”薄珣扶额,有些无奈。

林雅岚看了眼摆在桌前的合同,伸手一收:“回家谈也是一样的。”说着就拉着苏虞往外走,薄珣万般无奈也怕出什么幺蛾子,便立马跟了上去。

是家里开红旗轿车的司机来接送的,一路就朝着八宝山的别墅开去。

路程不过半个小时而已,别墅的风格偏中式,占地五百多平,三层楼,带前后花园都被打理的很干净,一进大门,王妈就上前来招待。

端了各类的茶点、果盘等等摆在可客厅的茶几处。

她这一路迷糊到现在也清醒多了,不远处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家人的合照,熟悉的身影见到了好几个,至于别墅整体的装修是中西结合,大气整洁。

林雅岚见着把人都哄到家里了给儿子挤了个眼神,接着说:“薄珣,带虞虞参观参观咱家,我去帮王妈准备今天的晚饭了。”

晚饭?他妈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会做什么饭。

都是托词而已,但人已经一溜烟的进了厨房,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局促的两人,过了好一会儿薄珣才满脸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妈毕竟热情。”

“嗯,能理解,那我们继续谈公事?”

“好。”薄珣答,说完继续接过了追加投资的合同,认真的再看了几遍,挑出了几个无法同意的点:“这些希望修改,不然很难达成。”

显然有了愧疚之意的薄珣,在公事上都好说话了些。

苏虞看了眼:“没问题,等我回公司就跟上级领导反应。”

“嗯好,要不四处走走?”薄珣看了眼时间,才下午四点左右,离着吃午饭还要好一会儿,两人拘泥于客厅里被时时监督,好不如出去透口气散散心。

“我都可以。”

得到答复后,薄珣立马起身领着苏虞朝后花园走了去,他妈是个爱美又爱捣腾的人,后花园直接盖了个阳光花房,种满了不少稀奇古怪品种的花,整个花园的篱笆也爬满了蔷薇花,风一吹阵阵花香。

每个时令的花按照季节在对应的区域。

不过照顾花园的事情,都是专门请人来照顾的。

他妈就只是负责在自家后花园请小姐妹们喝下午茶,游玩而已。

“你妈妈真是个精致的人。”苏虞赞美了句。

薄珣却笑了:“她只顾着选不同的花进驻,但照顾的事情都是托付给他人的。”

“审美情趣也很重要的。”

“嗯,也是。”男人不再反驳,带着她钻进了阳光花房里,里面开满了不同品种的玫瑰花,色泽艳丽、香味浓郁,若是谢景润出现在这里,估摸着过敏到人都崩溃了。

想来忍不住嘴角上扬,却被面前的男人精准的抓住反问:“你也喜欢花?”

“嗯,挺喜欢的。”

“那我送你。”一派出手阔绰的模样。

“难道薄教授是打算摘了伯母的花,送我?”说到这里,也忍不住调侃了句。

温香软玉间有些暧昧之感,薄珣脸皮本来就是很薄的人,被她这一呛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甚至都没敢与她对视,目光落在远处,知道她再次闯入他的视线里的时候,脸刷的一下红了。

“怎么啦?”

“花房里太热了,我们还是出去吧。”说完薄珣转身便快步离开,留下苏虞勾了勾唇角,被他这样的反应逗笑喊了句:“薄珣。”

前面高大的男人先是一顿,接着又快步离开,克制住了心头的悸动。

之前已经见着,她跟谢景润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状况,也很清楚她的心思多半也在别人的身上,更何况这两人像是误会解开了,重归于好。

那么他也不好将彼此的关系弄得复杂,也收敛了冲动。

奈何男女之间在体现上有绝对的差距,她快步根本就追不上薄珣,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甩在了身后好几米,而他已经钻出了花房,再放蛮了脚步显然是平复好了心态,吩咐好王妈将茶点摆在了花园后,招手让她坐下。

此时此刻已恢复了为往常的礼貌克制。

“喝点茶水吧。”他道。

苏虞没吭声只是照做,喝了一小口后视线转悠在薄珣的脸颊上,猜测推断了句:“你躲我?”

“怎么会?”

“那刚才为什么那么着急离开?”苏虞挑眉,似乎要从他的神色间寻觅到想要的答案,却被他冷声打断:“我怕热而已。”

而此时在旁围观许久的林雅岚端着果盘忍不住嘟囔道:“我可没听过你怕热啊。”

这被拆了台,他有些挂不住脸,只默默地喝茶不吭声了。

林雅岚则坐到了苏虞跟前,柔声问道:“虞虞喜欢吃什么菜?都可以点。”

“我不挑食的,阿姨。”被这样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也只能尴尬着回应。

“那阿姨就给做几道川菜好了。”林雅岚笑着说,显然对于她已经很了解了。

又拉着她闲聊了好一阵,等到晚上近八点的时候,才上了饭桌,这一顿极其丰盛十多道菜,宫保鸡丁、鱼香肉丝、尖椒肉丝等等

中间摆了份大碗的蔬菜水果沙拉,这倒是林雅岚亲手做得。

菜一上齐,热情得很,连连给她的碗里堆了个小山丘。

林雅岚那是越看越喜欢苏虞,几乎都当成亲闺女对待了:“虞虞,你多吃点,女孩子别总是想着减肥。”

“好的阿姨,我知道了。”苏虞便说便把一碗的热情全都吞下了肚,新添的饭还是薄珣帮忙打的,她硬生生吃了两碗饭。

王妈也上桌吃,四个人确实有些丰盛。

但家风严谨,不允许剩饭的情况出现,薄珣虽然只添了一碗饭,但是菜肴上基本上都是他给解决掉,撑得人都有些发懵。

等撤了桌,又让苏虞在旁休息会儿,甚至还拉着她说了会儿悄悄话。

生怕被儿子薄珣瞧见,悄声问:“虞虞,你觉得我家薄珣咋样?”

“薄教授挺好的,非常优秀。”

“那是你能接受的类型吗?”林雅岚直接单刀直入了,问得苏虞面红耳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三秒后才圆回去:“啊,这不太好说。”

“我倒是觉得你们郎才女貌,可以试试的。”说着说着,早已经喜上眉梢,都快畅享抱着大胖孙子乐呵了,再见苏虞脸色尴尬,林雅岚还是收了收心思柔声道:“阿姨是觉得你们年轻人,都可以多接触接触,多了解了解。”

“嗯,我明白。”苏虞答。

林雅岚挑眉:“真明白?”

苏虞没吭声继续装傻,是万分没有想到薄珣的妈妈竟然比她想象中还要跳脱、热情。

也许是觉得确实话说过分了,便笑眯眯道:“没干系,无论你跟薄珣发展如何,阿姨都是很喜欢你的。”

“谢谢阿姨今天的招待了。”而她也只是迅速转移了话题,再看时薄珣已经从厨房走了出来,自从给家里装了洗碗机后,很多事情变得方便了许多,不过是帮着王妈整理收拾下而已。

出来的时候,见苏虞脸颊微红。

视线闪躲,一时间也脑中也有了结论,微微叹了口气走到了两人跟前:“妈,时间不早了我就先送苏虞回去了。”

林雅岚扫了眼客厅的挂钟,都九点半了。

“时间太晚了,要不虞虞就在这儿留宿吧?”

已经被热情包围了快一天了,她哪里还能受得了连忙摇头拒绝道:“不了阿姨,今天已经很叨扰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留宿了,我就先回去了。”

林雅岚本还想着给俩孩子创造空间,转头又觉得让儿子送虞虞回去也是单独相处的空间,于是便答应了下来,等坐到车里的时候,苏虞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虽说薄珣的妈妈很好相处,但这样的热情还是让她有些招架不住的。

再回想之前那番话,忍不住望了眼薄珣。

见着他神色从容,容貌上也是清隽疏朗,性格又好,各方各位都是个好男人的标准,如若她先遇上的是他,也许两人应该会有个不错的未来。

只可惜

“虞虞,今天真是很抱歉。”薄珣开了口,脸上写满了歉意。

他妈这样贸然的出现,贸然的热情确实会给他人带来困扰,又是长辈他也没办法管束,只能背地里给人道歉了。

“没关系,阿姨人挺好的。”

话刚一说完,手机铃声就响了,苏虞一看来电居然是谢景润的,即便是现如今两人关系缓和了不少,但他给她打电话这事儿还是挺克制的。

应该是有事儿。

也没多想就接了起来。

“喂,谢总怎么啦?”

而此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嘶哑低沉的声音:“虞虞,你在哪儿?”

浓重的鼻音,牵扯出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听得的人心生怜悯,下意识把语气放柔软了:“你怎么啦?生病了吗?”

电话那头沙哑的男声诚恳的回复道:“好像是,咳咳!”

接着又是一阵疯狂咳嗽,一瞬间苏虞想了很多,就按着谢景润平日里不按时吃饭,也不好好睡觉,甚至一熬能熬一周的节奏来说,生病也是必然的。

下意识还是心软了:“我帮你打急救,你去医院吧。”

“我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他说着声音里带着极度的不情愿,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谢景润在朝着她撒娇。

“那”还未等苏虞说完。

电话那头就是疯狂咳嗽,似乎都要把心肝肺都要给咳了出来,等她再问时候,电话那头便没有任何的声响,苏虞浑身发麻,顷刻间脑中浮现了各种不好的想法。

面对着薄珣也忍不住说了句:“薄教授拜托你送我去趟东长安街吧。”

而此时电话那头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后嘴角微微上扬,甚至从床上爬了起来故意将公寓的大门开了个小缝,方便人进来,自己这是乖乖躺在了沙发上,一副奄奄一息的姿态。

而坐在驾驶座的男人,见她眉头紧锁,满脸愁容的模样,一时间将原本的念头全都克制了下来,按照她的之路一路飞驰到东长安街的公寓门口。

苏虞连忙道谢后,迅速冲了上去。

又跟管家交涉了一番,核对了信息才被放了进去,一路上了26楼,找到了谢景润的房号,原本准备敲门而入的,没想到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她想都多想就冲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极其痛苦地瘫在地板上,以蜷缩的姿态。

看得苏虞心惊胆战,连忙扑了上去:“谢总!”

凑近了一看,男人的脸色发烫,唇色干涸,整个人都虚弱不堪,表情不再有从前的高不可攀般的倨傲,反而被折磨的不成人型。

一时间,苏虞的心都软了。

“你怎么啦?”她着急问。

伸手摸了摸谢景润的额头,滚烫至极,感冒发烧了。

她连忙准备下楼去给他买药,却被他一只手给抓住,听见极其干哑的话:“虞虞虞。”

而她浑身一怔的瞬间,转身看向了男人,他半眯着眼,情绪有些激动,看得不出来是不太愿意放手,便立马将其扶到了沙发上躺好,柔声道:“我下去给你买药。”

男人咽了咽喉咙,极其费力的开了口:“不用,我睡一会儿就好了。”

苏虞丝毫没搭理他这茬子,迅速到楼下的药方登记买了感冒退烧药,幸亏燕京的没有输入新冠病例,不然句谢景润这状况估摸着要被拉去先测一轮核酸。

但还是按照规矩登记了身份证,拿到退烧药后才匆忙赶回了公寓,迅速给谢景润贴了退烧贴,又吃了退烧药,还将人从客厅扶到了主卧室。

忙活一阵,弄得她浑身发热,坐在床边喘了好几口气。

盯着烧得迷糊的谢景润,忍不住轻叹,这家伙这次病得那么严重,总应该长教训了吧?

显然当事人井不以为然,连着又咳嗽了好几声,撕心裂肺的,苏虞还是忍不住柔声关切道:“多喝点水吧,谢总。”

说着就端来了水喂他,水洒在了被子上,手却被他伸手抓住,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直接将她拉到他的胸膛上,紧紧贴着,霎时间也不知道是以因为他过高的体温,还是彼此贴近时的暧昧。

苏虞懵了。

迅速看向了他有些痛苦的神色,似乎不像是刻意而为之,立马将下意识的猜测全部否定掉。

接着想要撑起身子脱离,却被他的手臂环住了腰肢,耳旁是他的低语:“虞虞”

心不由自主的一颤。

“谢总,你好好休息吧。”

井没有得到如何的回应,可她却依旧挣脱不了他的束缚,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跳声,也许是稍许的清明,谢景润嗓音依旧沙哑之极:“虞虞。”

而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任由着他的举动。

接着又是他咳嗽声,两人之间也许会因为这样的机会有千言万语要说,此刻却安静极了,许久之后她方才支起了身子,脱离了他怀抱。

起身的瞬间,看见他安静的睡颜。

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不同于清醒时的倨傲飞扬,沉睡之下反而像个小朋友,乖顺至极,她甚至忍不住伸手刮了刮男人的鼻梁。

似乎想要把之前受到的委屈都给清算一遍。

但他的手却扯着她衣角,紧紧地攥住,生怕她会趁着他睡着的机会消失不见,小孩子气十足,这倒是与她最开始对他下得结论,没有过多的差别。

不免有些心软。

作者有话要说:  薄教授又被截胡了!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