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在天行九歌观影秦时明月,我麻了 > 第223章 一剑苍狼跪
 
【咻咻咻!

银钗化作流光,几个秦兵应声倒地。端木蓉一个奶妈也迫不得已出手了。

她比少羽速度更快的解决了敌人。】

“蓉姐姐打架真是又美又飒。”

“这世道不容易呀,医生也要上阵杀敌。”

“嘿嘿,我真利害。”小端木蓉骄傲的道。

“是吗?”

念端冷冷的瞅了她一眼。

“我没告诉过你,乱世之中要保护好自己。医生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

小端木蓉:“……”

糟糕!

得意忘形了!

忘记师父最讨厌这些了。

所以才会隐居在镜湖,外界鲜少有人知道。

她赶紧低头扮可怜。一声不吭。

【端木蓉和少羽一左一右,对抗秦兵,保护中间的天明和月儿。但他二人实力不够,还是有不少秦兵冲破了防守。

一个秦兵冲过来对着月儿砍去,天明拿着地上捡的一把剑,勉力与之对抗着。

砰!

天明被一脚踹飞,整天手臂都麻了。】

“天明……不差哦⊙⊙!”

“居然能跟一个秦兵僵持一会儿。”

“好歹是剑圣传人嘛。”

对天明的战斗力,大家都很有数。

所以这不是嘲讽,真是在夸奖天明。

“你老子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对付这些秦兵可是有手就行。”荆轲不爽地道。

“盖聂怎么教的?”

【一支银钗将那个秦兵杀死,月儿的威力解除,但又有个秦兵过来砍天明。】

【“小崽子!你的人头就是大爷的赏金!”

这个秦兵对着天明连砍数下,可天明身法了得,虽然狼狈但都一一躲过了。】

“天明是都加点在身法上了吗?”

“走位很风骚啊。”

“乱世之中,保命第一嘛。”

弹幕上充斥着欢快的气氛,荆轲只觉着吵闹。他像是被啪啪打脸,火辣辣的疼。

“丢人呐~”

如果天明是个普通小孩儿,倒也不至于。

小孩子打不过大人是很正常的。

而且这可是精锐的秦兵。

放在市井中,打几个普通人不在话下。这些秦兵每个都是有武功底子的。

人数多了,端木蓉和少羽也不好对付。

但天明他不是普通小孩儿嘛。

他是荆轲的儿子,他是剑圣的传人。

不应该这么狼狈的。

【“这些家伙明明是很弱的。那次在残血谷,他们在大叔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呀。”

天明被这些秦兵打的怀疑人生了。】

【“小子!你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呢?”

少羽又一次救下天明,生气的道。】

“天明跟着盖聂真就没学什么武功?”

“一直跟着盖聂,天明起点太高了呀。”

“一直以来盖聂都把天明保护的太好了!导致天明自己都产生错觉了!”

“秦兵太弱?那也要看跟谁比呀!”

【“不要害怕!”

天明大叫道:“混蛋!我要变得和大叔一样强。”

他突然雄起了,速度与力量加快,只是一脚就把一个秦兵毫无抵抗的踹飞。】

“我去⊙⊙!”

“天明这是突然打开基因锁了吗?”

“他脖子上的那个咒印刚才出现了一瞬。”

“难道这咒印其实是好的?危机时刻,它能帮助天明增加力量。”

“什么九尾查克拉(;一_一)”

“不对,这是二柱子的咒印状态”

秦国,咸阳宫。

嬴政、丽姬、雪女目光齐齐看向盖聂。

“盖聂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丽姬主动问。

难道真如弹幕所说,这个咒印是好的?

她错怪阴阳家了?

盖聂斟酌了一下,说道:“或许封眠咒印是将天明原本的力量封印了。”

鬼谷派精通百业,以他的眼光,自然不会被这表面呈现的状态所欺骗到。

天明极有可能自小就在咸阳宫长大。

但他却没有任何的记忆。

很大可能就是因为这封眠咒印的缘故。将天明过往的一切尽数的封锁。

让他人为的变成一张白纸。

从而实施阴阳家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些话盖聂不会明说。

不确定的事情,他一向是惜字如金的。

“阴阳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嬴政沉声道。

这些事情,天幕的嬴政都知道吗?是他默许的,还是阴阳家的擅自行动?

【天明突然爆发出了很强大的力量,不管是动作还是速度都焕然一新。他与少羽合力,瞬间就将廊道的秦兵清空。】

“天明这是嗑药了?突然这么厉害?”

“我举报,这里有人开挂。”

“这动作……突然像是换了个似的。”

“终于知道盖聂为什么这么相信天明一定可以在峭壁上攀爬了。感情这小子体内还潜藏着这么大的力量。”

“如果小时候天明是在咸阳宫长大,那么他现在的表现也就说得通了。”

盖聂道。

看天明杀敌的动作,比起少羽也是不差。

用剑的手法颇为纯属。

在过往的岁月中,一定是经过规范训练的。

他看了眼婴儿天明。

如果是在宫中长大,那么自己在叛逃秦国之前,在咸阳应该就教过天明。

“是荆轲刺秦失败,天明才流落到了江湖。之后遇到月神,被封印了记忆……”

盖聂对天明的身世已经有了完整的脉络。

“想不到会是这样……”

【“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天明一拳就把一个秦兵打飞数米远。

“力量不可思议的变强了!”

他脖颈处,封眠咒印若隐若现,发挥着作用。】

“这个封眠咒印到底是什么作用?”

“到底是开挂还是封印?”

“或许……天明他原本就很厉害?”

“尚公子对他这个便宜儿子蛮好的嘛。”

韩非打趣道。

从天明脖子挂着的玉璜,韩非早就知道了。

这是帝王子嗣的象征。

说明嬴政至少在生活上没有苛待天明。

因为即便是帝王之家,也不是随便哪个公子就能拥有的。反正韩非就么有。

他在韩国公子中,向来是不讨喜的。儒家求学多年,身边连个保镖都没有。

资产更是匮乏。

回家时候当掉的玉佩还是子房赎回来的。

为啥?

因为韩非没钱呀!

【“小子,看不出,有点你大哥我的风范了嘛。”

少羽很欣慰的道。】

【“放心!有我在,你们楚家不会有事的。”

天明大咧咧的道。】

【少羽:“……楚家还轮不到你保护。”】

“话是这么说,不过楚家也没人了吧。”

“楚家这一支也就少羽最能打了。”

“楚国都没了,还什么楚家……”

“……”

楚地百姓不由升起绝望。

已经这么惨了吗?

就连项氏一族战死的也只剩下个少年了?

【“别浪费时间了,嬴政的走狗,一起上吧!”

少羽信心满满的道。】

“以少羽的天生神力,这些秦兵确实不够他打的。”

“如果真的只有八百秦兵,少羽一个人就够了吧。”

“走狗,走狗……”嬴政默默念叨着。

他发现这天幕对自己的恶意真的很大。

第一次播影就让他身处险境。

此后的直播,感觉在立场上也很有问题。

似乎是站在反贼那边的。

所有的暗流涌动,都是在针对他创建的帝国。

就像卫庄说过的一句话:他虽然统一了天下,却在自己家里留了这么多仇敌。

这些仇敌本事不大,但膈应是真膈应。

“这次打下楚国,寡人又该怎么做?”

总之!

嬴政是不想再看到天幕上的这个局面了。

他思考之时,这一集又已经过半了。

三小只轮番亮相,纵与横在棋盘上交锋。更有一只遮天大手在棋局上落子……

“卧槽,又一半了。”

“进度条还是这么不成熟,居然快没了。”

【机关城内,厮杀的地方不止一处。

苍狼王突然从天而降,对着下方的墨家弟兄展开屠杀。没有一个墨家弟兄是他一合之敌,被他很快屠戮一空。】

“注意看注意看,特别注意了啊!秦时战力天花板——剑圣克星苍狼王,出现了!”

“快跑啊,这可是剑圣克星苍狼王啊。”

“苍狼王的杀人手法很丝滑呀。”

“今天是卫庄动物园的狂欢吧。”

“话说……为啥还有活的墨家弟子?”

“小弟打架,墨家统领们都他么跑路了。”

“这他么又要有多少墨家弟兄辞职不干啊?”

六指黑侠惨然一笑,墨家是真要完呀。

有这么断后的吗?

一群统领护送了几个人,咋还剩这么多弟兄?

看着这些墨家弟兄被苍狼王以极其残忍的手法杀死,老六拳头都硬了!

恨不得自己穿越进去,大杀四方!

【“墨家的弟兄们受到毒气的侵害,战斗力都大大下降,他们挡不住这个怪人。”

月儿急得都要哭了。】

“想多了,没中毒你们也打不赢啊。”

“端木蓉他们几个就在旁边吃瓜?看着墨家弟兄们一个个的被杀?”

“即便端木蓉去帮忙,应该也不是对手。”

“话虽如此,小兵的命难道就不是命啊。”

“为这些墨家弟兄的死感到不值。”

“墨家那么多高手,居然统统跑路了。”

“太惨了。”

“弹幕上,明显是有人在节奏啊。”

江小白道:

“这是要用舆论的力量来让墨家不攻自破!”

“那该怎么办?”

墨家统领们包括六指黑侠都看着江小白。

“凉拌!”

江小白摊开小手,“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干嘛遇到事情就找他呢?

众人齐齐翻白眼,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小孩儿。

江小白其实也想不明白。

也没见转移几个人啊,盗跖,雪女,大铁锤这些高手居然一个也不在场。

连一个断后的统领都没有。

让这些普通的墨家弟兄跟秦兵厮杀。

已经可以说是放弃这些人了。

这是墨家再怎么公关洗地也无济于事的。

不要以为那些普通人就很傻,很没脑子。

除却一些死忠的,见到天幕这个形势以后,他们心中不可能一点儿想法没有。

天幕预示的就是未来发生的事情。

前后不过一二十年。

现在的墨家弟兄甚至可以在天幕上看到自己。

看到自己……被苍狼王虐杀。

这滋味……很难评啊。

【“呵呵呵——”

苍狼王的周身萦绕着血光,看着血腥无比。

“嗷~~~”他嚣张的叫唤着,肆无忌惮。

“杀!一个也别放过!”】

“这王八蛋!”大铁锤拳头砸的咣咣响。

“我要弄死他!”

“那天幕上你咋不在呢?”江小白不客气道。

“看你跑路的时候生龙活虎的呀。”

“这……”

大铁锤语塞了。

“看人家隐蝠,被高渐离打成狗,不也照样带伤上工,兢兢业业的参与攻城。”

江小白鄙视道:

“你嘞?这么大块头,不就被挠了几下,就敢请病假,只顾着自己跑路!”

大铁锤是锻造部统领,在机关城的职务就是没事帮老徐打铁,有事儿的时候首当其冲,负责抵御外面可能的敌人。

结果跟着大家一起跑路了。

“你——”

“闭嘴!老实看着。”燕丹呵斥了一句。

大铁锤是他的人。

被江小白这么说,他脸上也挂不住!

可江小白说的也是实话。

这不就是当逃兵了吗?还是沙场上出来的。遇到事情你他么先跑了?

墨家这里的在天幕上出现的就一个大铁锤。班老头和老徐就算是没受伤,也没什么战斗力,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巨子不在,班老头是最懂机关成运行的。

那就剩下大铁锤这一个靶子了。

自己还往枪口上凑……

就像是江小白说的,被隐蝠挠几下就不行了?

至于端木蓉,这时还保护着他闺女呢。

对付苍狼王,不是引火烧身?

而且他们的位置距离苍狼王还挺远的。

外人不知道,他们自己人还不知道?

【“啊呀——”

一道猛烈的剑气将一群秦兵横扫。】

【“水寒剑?你是高渐离?”

狼嚎瞬间止住,苍狼王惊疑的看向来人。】

“墨家还不是无药可救,起码来了一个人。”

“看来那边的转移工作已经完成了。”

“突然有种狼嚎变二哈的感觉……”

“高渐离的话,对付苍狼王不成问题。”

六指黑侠道。

看了他与隐蝠的战斗,老六评价还是很高的。

【“将死之人,无需多问!”

高渐离潇洒的收剑,杀气凛凛的道。】

【他迅速从原地消失,对着冲杀而来的秦兵,一剑一个,比苍狼王速度还快,而且同时还高速的接近了苍狼王。】

【高渐离的速度越来越近,转瞬之间,他身形便交错而过,一剑命中了苍狼王。】

【苍狼王一句遗言都没交代,就挂了。】

“居然……瞬杀!”

“苍狼王被秒了?”

“狼叔?原来一个不留也包括您自己啊……”

“苍狼王:当初我吊打剑圣,这被一剑秒啦?”

“导演:盒饭还没热好,你凑合着吃吧←_←”

“苍狼王太浪了!到处清兵线,被盯上了。”

“苍狼王:刷了这么多小兵,居然还是一剑秒?”

“高渐离路上不也刷了不少,等级上不差。”

“盖聂:既然苍狼王已死,我盖某只好天下无敌。”

“狼王不死,盖聂不出!”

咸阳宫。

几人饶有兴致的看向盖聂,“苍狼王已经死了,剑圣大人你已经没有弱点了。”

青盖:“……”

……

机关城。

“虽然知道小高会赢,可居然这么利索……”

秦舞阳笑道:“我还是蛮意外的。”

“这个苍狼王应该是流沙四天王最弱的那个。”

“等到试炼副本更新,你试试就知道了。”

江小白无所谓的道。

“那到底什么时候更新?”秦舞阳问。

“你第一季的副本全部通关了吗?”

“……没!”

“那你急啥?”

江小白无语。

肯定得有人第一个把前面副本全部通关了以后,才会刷新出来新的呀。

第一季的副本,难度就在于玩家本身只有一条命,但却需要通关全部副本。

可基本上,到了第二关就过不去了。

后面还有第三关,第四关……

……

“一剑狼王跪,厉害啊。”荆轲有些惊讶。

高渐离内心默默流泪。

终于…终于……迎来了属于他的高光。

这下子,他的风评应该会有所扭转了吧?

上次击败隐蝠就让他人气蹭蹭上涨。

他如天幕那般,很有逼格的站着。

高渐离能感受到弄玉看过来的目光。

“高渐离挺会装逼的。”

“可每一次装逼,他都成功了呀。”

“小高超级无敌帅!”

“算上隐蝠,小高已经打败流沙两大高手了。”

“隐蝠是高手!可这个苍狼王…差点意思。”

苍狼王:“……我就这么死啦?”

他觉着自己死的也太草率了些吧。

完全成了这个高渐离的背景板,垫脚石。

“一定是我之前受的伤还没有好!”

毕竟那可是贯穿伤!

好起来是很慢的。

所以动作上才会显得不那么利索。

可实际上,他杀小兵的时候动作多快呀。

“而且在沙漠,有狼群,我才能彻底发挥。”

又想到上一次,被少羽天明俩小孩打败……

韩王宫。

“这个苍狼王,想不到这般无能!”

韩王很失望的道。

出场两次,第一次败给俩小孩儿!第二次,居然被一个弹琴的一剑秒杀了?

“看来咱们大王确实没什么可用之人了。”

姬无夜大笑起来。

这应该是他近些天唯一的一件好事了。

绞杀流沙的任务居然失败了!

流沙组织起来的军队人数并不多。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四公子韩宇的人。

韩非虽为公子,但他本人没什么私兵。总共组织的人手也就不到两千人。

还是把七绝堂与紫兰轩的人手加一起。

夜幕又提前与四公子韩宇做了交易。

流沙孤立无援,本可以一举歼灭流沙。

可想不到快要成功的时候,魏国方面,居然派出了一支军队,解救了流沙。

领头之人是魏国披甲门的大师兄典庆。

典庆同时也是魏国的千夫长。

这次战争,更是被提拔到了万夫长。

有典庆的万人军队加入,姬无夜在不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是拿不下流沙的。

夜幕针对流沙的计划又一次失败了……

姬无夜笑着笑着突然笑不下去了。

因为他看到天幕上,卫庄出现了。

这次之所以失败,还是因为卫庄!

夜幕说起来强大,但高手其实不多。

不然也不会之前一直都是安排墨鸦和白凤负责缠住卫庄。只因为百鸟的那些杀手当中,这俩就是最厉害的了。

可还叛变了。

没办法,姬无夜只好亲自上场了。

可他居然打不过,居然打输了……是以姬无夜看到卫庄就很不爽利。

【高渐离展示了教科书级别的秒杀,他还没来得及再装逼一下呢,突然,又有一个人从天而降,一剑斩下!】

【高渐离硬接这一剑,地面都塌陷了下去……】

“感情卫庄一直就在山上看着呢。”

“部下被杀了,你才来→_→”

“那苍狼王挂的可是有点儿憋屈呀。”

“可能……卫庄也没想到苍狼王居然连一招也撑不住吧?”

苍狼王:“……”还他么怪我喽?

这流沙组织,老子不去也罢!

这时候就算把高渐离砍了又有什么用呢?

老子已经挂了呀!

“外面太危险了,我还是继续苟着吧!”

苍狼王暗道。

他就窝在狼群同吃同住,不出去了。

“卫庄兄,你这出现的也太慢了吧。”

韩非吐槽道。

卫庄淡淡道:“是这个苍狼王实力太差了。”

如果他所料不错,流沙的人就在山头上。

因为居高临下,可以观察情况。

苍狼王先前就是从山上下去的。

应该是天幕的自己让苍狼王下去指挥秦兵。

毕竟在流沙中,苍狼王的地位最低。

无双苍狼赤练白凤。

苍狼王只排在无双之上。

但其实无双的战斗力要远远超过苍狼王。

但脑子不好使,所以排到了倒数第一。

至于赤练和白凤,排名不好说。

而苍狼王肯定也是比不上隐蝠的。

所以苍狼王不下去指挥谁去指挥?

而苍狼王本身也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但谁知道他面对高渐离的时候表现的这么不堪?居然被一剑秒杀了!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